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 > 青春

搜索 網站地圖 設置首頁

萬米高空上為患病老人吸尿37分鐘,醫生坦然回應:不后悔,顧不上考慮醫患糾紛

2019-11-21 15:52 來源: 長江網
調整字體

  長江網11月21日訊(記者石偉)“相信醫患糾紛是極少數情況。相信大部分老百姓是善良的,理解我們是在救人。如果每件事都斤斤計較去怕的話,什么事都做不了。”北京時間21日上午11時,紐約當地已是深夜。談起兩天前在飛機上用簡易材料為病人做穿刺,用嘴幫病人吸尿的經歷,張紅這樣說。

  19日廣州飛紐約的飛機上,張紅、肖占祥兩名醫生緊急救助病人期間,張紅用嘴為病人吸尿,在網上引起極大關注。

  兩位醫生向長江網記者講述了當時的想法。

  深夜飛機上突然緊急尋醫

  張紅(右二)與肖占祥(右一)商量救治方案 (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供圖)

  19日凌晨1時47分,從廣州飛往紐約的CZ399航班準時起飛。經過9個小時的飛行,乘客們疲憊地睡著。乘務員突然發出緊急尋找醫生的廣播,半睡半醒中的張紅蹬上鞋子站了起來。他看到不遠處的肖占祥也站了起來。

  張紅是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(廣州華僑醫院)介入血管外科主任,肖占祥是海南省人民醫院的血管外科主任。兩人去紐約參加一場學術活動。

  出于職業習慣,兩人快步向飛機后艙走去。

  肖占祥看到,衛生間的門敞開著,一位男性老人正蹲在馬桶上哀嚎。他的臉上全是汗,衣服濕透。

  “乘務員介紹,老人兩小時前上廁所時出現排尿困難,現在已經完全排不出。我摸了一下他的小肚子,已經脹得像個小西瓜。稍微一碰就喊疼。”肖占祥和張紅兩人都不是泌尿科醫生,但出于基本醫療知識判斷,老人因前列腺肥大,加上長途旅行造成急性尿儲留。如不及時排出尿液,老人可能出現嚴重并發癥,甚至膀胱破裂,最終危及生命。

  簡易材料制作成急救“神器”,救不救成難題

  肖占祥為病人做穿刺 (海南省人民醫院供圖)

  想把膀胱里的尿液通過干預排出,只有兩種辦法:用導尿管插入尿道,將尿液引出;或者進行膀胱穿刺。

  兩名醫生讓機組盡可能找備用醫療器材,發現沒有一項適用于導尿。

  “現場找來了牛奶吸管、吸氧管,還有兩個小注射器。這些管子都太粗,沒法直接導尿。”老人的小腹脹得厲害,全身大汗幾乎擦完,并且一直哀嚎,情緒越來越煩躁。再發展下去,將會出現嚴重后果。肖占祥琢磨一陣,決定用注射器針頭作為穿刺針,用吸氧管作為導流管,手工做一件穿刺導尿器。

  有機組人員提出顧慮,萬一手術出現意外如何后續急救,手術失敗則容易造成糾紛。按照通常辦法,出現緊急病人可以就近迫降送醫治療。

  迫降到最近的阿拉斯加或者加拿大,至少需要近一個小時,可能耽誤黃金救治時間。另一方面,迫降送醫對患者必然會產生高額費用,而機上所有人員的行程也會受到影響。

  救還是不救?成為不容長時間考慮的大難題。

  搶救過程出“意外”,醫生果斷用嘴吸尿液

  張紅用嘴為病人吸尿 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供圖

  張紅與肖占祥商量之后,評估認為用注射器針頭穿刺的辦法不會有太大副作用,可以快速為病人解決痛苦。

  兩人將手術方案和可能會出現出血、感染這些情況告知病人家屬,家屬決定盡早救治。

  “針頭經過簡單消毒,又比較短小,不會出現感染。尿液從導管往外吸,不回流,也一般不會造成感染。”張紅說,肖占祥醫生花很大努力用小針頭完成了穿刺,幫助病人平躺,兩人卻發現尿液到導管中部之后就流不出來了。

  就在大家束手無策的情況下,張紅果斷用嘴咬住導管外端,開始一口一口把尿液往外吸。機組人員也趕快遞來紅酒瓶、水杯,幫忙接住吸出的尿液。肖占祥則不停幫助調整病人姿勢,以便盡可能將膀胱里的尿液排干凈。

  整整37分鐘,張紅吸出了700-800毫升尿液。病人明顯放松下來,不再喊疼。

  張紅說,當時看到肖占祥醫生因長時間蹲著,站起來的時候腿都在發抖。

  醫生坦言不后悔,顧不得想醫患糾紛

  臨時制作的救命導尿管 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供圖

  “因為膀胱長時間膨脹,沒有什么張力,壓力不足,尿導不出來。當時時間緊迫,病人也非常躁動疼痛。針頭非常短小,好不容易費勁穿刺進去了,稍不注意就跑出來了。”回憶起當時的舉動,張紅說實屬緊急情況下的無奈之舉。

  “實事求是地說,沒有人不怕吸尿液。當時沒想這么多,但吸第二口的時候就差點吐了,味道確實不好。另外,很多傳染病是通過體液傳播,當時也擔心過,但還是這么做了,現在也無怨無悔。”張紅說,下飛機之后,他和肖占祥在機場外遇到患者夫婦,對方已經可以正常行動。兩個醫生高興地笑了。

  “非常有成就感、幸福感。病人和家屬在那種情況下選擇信任我們,讓我有點感觸。醫生如果每件事都斤斤計較去怕的話,什么事都做不了。”張紅說,他相信醫患糾紛是極少數情況,相信大部分老百姓是善良的。

  “醫生承擔的糾紛風險,與病人承擔的生命風險相比是微不足道的。沒有什么比生命更可貴。”肖占祥說,當時腦子曾經閃現過醫患糾紛的念頭,但看到病人痛苦的樣子,根本顧不上這些“雞毛蒜皮的小事”。

  【編輯:朱曦東】

掃二維碼上移動長江網
分享到: 0

文娛社會

財經健康

旅游青春

欢乐升级网页版